庭燎

旧稿一张。
大约在夏末,独自在烈日下对着一株甲竹桃画了两个小时。
后竟搁笔放置起来了。
到如今,想来也仍有一丝怅然。

原创【双生】—1

咳咳,新人一个,请多包涵啦~
其实题目暂定,还没想好,就先凑合着用吧。
人设原创,可能崩坏,如有雷同……我觉得并没有这个可能。
以下为正文。

居清和我是异卵双生。

我比他早出生2分钟,因此也自然而然的担起了“姐姐”这
个名称。

然而我万万没想到这个曾和我共享一个子宫,天天跟在
我身后奶声奶气叫姐姐的小天使,长大后会变成眼前这
个仗着自己长了一张好面皮就狂拽酷炫炸,一天不和我
互怼就皮痒的造(zhong)作(er)青年。

我的内心其实是崩溃的。

以下是我的心路历程。

四岁:  “姐姐姐姐,要抱抱~”一个粉嫩的团子迈着小短腿摇摇晃晃向我扑来,身上还带着尚未褪去的奶香味,
软软糯糯简直让人不忍拒绝。

八岁:  “姐姐,长大以后我要娶你当我的新娘,然后天天
给你做好吃的!”他抬起略显婴儿肥的脸蛋,信誓旦旦的朝我喊道,湿漉漉的桃花眼里射出晶亮的光,满是热
忱。

十二岁:  “姐,班上要是有人欺负你,你就告诉我,我帮
你教训他!”我看着个头还略比我矮些,却把胸脯拍的
啪啪作响的他,捂着嘴偷乐。

四年之后……

“居窈你怎么这么笨,这道题你都错,连我都做对了哈
哈哈哈!你是和我一脉相连的亲姐吗哈哈哈哈!当初你
从子宫里出来的时候是不是忘把脑子也带出来了哈哈哈!……”

我:“……”

你哈个毛哈。

讲真,我并不知道这四年里是什么怪力乱神的东西使他
突然神经错乱,成了现在两天一小作,三天一大作,出
口永远三分嘲讽七分讥诮的毒舌少年。
而且还只是对我作。

当他面对其他人时,却总是五分绅士五分不羁,说话张
扬但分寸拿捏得当,目光清澈,笑得一脸纯良。不知有
多少被他的假象所迷惑的纯情女生,曾红着脸偷偷告诉
我:居窈,你弟弟居清简直是人中极品!既会撩人,成绩
也不差,颜值还这么高,好想被他扑倒!!!

我只扯了扯嘴角冷冷一笑。

确实是人、间、极、品。

毕竟能精神分裂到这种程度也实属不易。

路遇冬日丁香 已结果,累坠枝头。心喜,不觉拍之。当真是腊月风华。

随手一拍
😜

青空留白。

孤独有时也是极致的美。无论是转角一棵孤树,落叶片片飞金,亦或是俯身一株碧草,纤茎上一滴清露。伤春悲秋,风花雪月,嘴角噙笑,总想着摘下天上一颗最灿的星,饮一回腊月寒冬里最冷冽的月华。
孤独会愈演愈烈,年华里又有哪人不孤独。喜欢偶尔的孤独,但别沉溺于孤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