庭燎

旧稿一张。
大约在夏末,独自在烈日下对着一株甲竹桃画了两个小时。
后竟搁笔放置起来了。
到如今,想来也仍有一丝怅然。

路遇冬日丁香 已结果,累坠枝头。心喜,不觉拍之。当真是腊月风华。

随手一拍
😜

青空留白。

孤独有时也是极致的美。无论是转角一棵孤树,落叶片片飞金,亦或是俯身一株碧草,纤茎上一滴清露。伤春悲秋,风花雪月,嘴角噙笑,总想着摘下天上一颗最灿的星,饮一回腊月寒冬里最冷冽的月华。
孤独会愈演愈烈,年华里又有哪人不孤独。喜欢偶尔的孤独,但别沉溺于孤独。

正午 微光 苏州